一分赛车平台

瞧这父女俩(协会名誉副会长黄亚洲及其女儿)

2015-02-12

浏览次数

1、黄澜的父亲黄亚洲

 

黄亚洲来到杭州木马剧场。我采访前,见他先和剧场的工作人员聊了一大通。原来黄亚洲在写罢长篇小说《雷锋》之后,又创作了同名话剧,曾在2012年由浙话首演,最近他又尝试写了一则小话剧的剧本,想寻找合适的剧场推出这部戏。最后,他递给对方一张名片。剧场的小姑娘盯着名片看了好久,然后惊叹了一句:“头衔好多啊。”

从职业上说,黄亚洲是作家、诗人和编剧;从职务上说,黄亚洲是“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中国作协影视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作协《诗刊》编委”以及“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从以往的职责与荣誉上来说,他是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六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中共十六大代表、浙江省作协的党组书记兼主席、中国鲁迅文学奖以及“五个一工程”奖、金鸡奖、飞天奖、华表奖、夏衍剧本奖、屈原诗歌奖、李白诗歌奖获得者,还有全国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等一大批称号

黄亚洲的身份众多,而每一个身份都可以说是一次转折,他在不停的转折中行走。

1

过去的2014年,黄亚洲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是因为他的编剧身份。

由黄亚洲参与编剧的48集大型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201488日在央视一套黄金档播出,该剧前14集的平均收视率达到了2.06%,平均收视份额接近6,夺得了同时段双网收视冠军,全国每天有接近6000万观众稳定收看这部剧。与此同时,这部戏也因为剧中的历史细节问题在网上和社会坊间引发争议。而黄亚洲作为编剧之一,首当其冲被卷入漩涡之中。

鲜花和鸡蛋同时向年过花甲的黄亚洲身上砸来。电视剧播出期间,他的手机每天都要被短信和电话轰炸,甚至有一些老友也会发来短信质问:“何必要写这样一部剧?”黄亚洲说:“外界的不同声音一直都存在,只不过这部剧更牵动大家的神经,声音更大一点罢了。但所有的声音都表达了人们关心时政的现实。”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究竟给黄亚洲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影响?黄亚洲摆了摆手:“都过去了。”“这部电视剧前后创作了3年半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还插着干了不少其他事,因为有些创作任务实在难以推掉。”据了解,黄亚洲近三年间,出版了四部诗集,其中诗集《狂风》获得了首届屈原诗歌奖的银奖,诗集《我在孔子故里歌唱》被曲阜世界孔子文化节选为礼品书,同时黄亚洲还出版了两部散文集、一部被浙江省评为“五个一工程奖”的长篇小说《建党伟业》,还写下一部电影《毛泽东在上海1924》,此影片获得了第十届中美电影节的最佳历史故事片奖,即将公映。

这样的创作实绩,有点令人咋舌。

2.

黄亚洲在我问他每天的日程安排时,便从随身的一只帆布书包里取出了他的一张日程表,第一页就是2014年最后一周的每日事项,密密麻麻的都是字,中间稍微有两行空白的地方,黄亚洲说:“空白的地方就是会议,无法掺杂其他事项。”每过去一天,他就把表格上那部分从纸上撕掉,就像撕去一张日历。

座谈、策划、剪彩、讲座、采风、恳谈、诗会……黄亚洲一年的大部分时间都辗转在各个国家和城市之间,今年下半年他去了巴西、秘鲁、美国,近两个月又走了山东、江苏、重庆和湖南。每到一个地方,除了各种讲座与策划的公务外,他都会写下一组诗,兴致好的时候一天能写七八首。黄亚洲的精力和创作激情,哪里像一个66岁的“老者”。

当然,这种奔波忙碌的背后,是家庭的支持。黄亚洲现在和妻子住在杭州,女儿居于北京。他欣慰地说:“我的家人一贯对我的创作生涯很支持。”一有时间,他就会赶去看望病中的老人,有时候也做些去菜场买点菜之类的家务事。“生活是方方面面的,一个都不能少。”他说。

年轻的时候因为个子高,黄亚洲喜欢打排球和乒乓球。说起现在的兴趣爱好,他说主要是喝茶看书和旅游,从语气里能听得出他的无奈,因为很多时候所谓的“旅游”都是伴随着工作的。不过,黄亚洲有一个习惯,15年来都没变,那就是每天早上起来冲一个冷水澡,一年四季不间断。

一开始,只出于一个偶然的机会,因为家里的热水器坏了,因为即将要搬家,黄亚洲就懒得去修,没想到设想中的搬家事宜被对方一拖再拖,无法腾出房子来,于是他咬着牙将冷水澡一直从秋天洗到冬天。熬过第一个冬天以后,就成了一个经年的习惯,一连十五年没有改变。偶尔,洗冷水澡不方便,譬如有些酒店服务太好,全天提供的水全是热水和温水,这就让早起的黄亚洲犯了难,他一早不冲个冷水澡会觉得一天不自在,最后想到一个办法,从冲水马桶的水箱里舀出唯一的凉水,一连几杯,淋在身上,过过冷瘾。他说,冬天冲冷水澡,当然冷,部分皮肤还会麻木,但接着被会被搓得透红,整个人会特别清醒。

这就是毅力,洗冷水澡如此,文学创作也是如此。

3.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66岁的黄亚洲拥有40多年的创作生涯。现在他一共出版了30多本文学专著,包括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散文随笔以及18部诗集。另外,有15部电影剧本被搬上银幕、数百集电视剧被放映于荧屏。“可以说文学写作是我精神世界的唯一存在。”黄亚洲摊摊手说,“命运如此。”

黄亚洲相信创作来自生活和阅历,“只有经历过,亲自感受过,才能更为准确地还原历史和提炼生活。我的经历可能就是文学题材的矿床。”接下来,黄亚洲手头有两个创作项目,一个是一部长篇小说,讲述50年代初城市青年自愿奔赴荒原的故事,凸显的是不死的理想主义;另一个是佛教人士题材的历史电视剧,正在研读材料。

对于自己的创作属于什么类型,黄亚洲想了想,说:“我有自己的一个评判。”这个评判标准,应该是黄亚洲面临每一次“转折”时的指示灯:“我对人类的理想主义非常看重。人是理想和现实混合的动物。满足现实生存的各种需求是必须的,但人最为可贵的地方,人之所以称为人,还在于精神领域的不懈追求,是人类的理想和自身血的温度。这,就是刺激我所有创作欲望的精神力量。”

 

2、黄亚洲的女儿黄澜



 

2014年,黄澜制作的3部电视作品《假如生活欺骗了你》、《大丈夫》和《辣妈正传》,一举夺得了“白玉兰奖”电视剧类六项大奖中的四项。最近制作的《团圆饭》播出后也是叫好声连连。这些作品多以小人物的命运作为主线,“揭示了生活的复杂性和人性的本质问题”。

黄澜的这些作品获得了全国观众的喜爱,收视率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在杭州举行的一次“新丽现象研讨会”上,省广电局的一位领导在最后总结的时候感叹说:“感谢黄亚洲没有把自己的女儿留在文学,而是给了影视!”

据黄亚洲介绍,从小对女儿的家教比较严,定下了很多规矩。譬吃饭中的偏食问题。小时候黄澜有点挑食,黄亚洲就跟她说:“定个规矩,你爱吃的东西可以多吃,但是不爱吃的东西也必须吃一点。”黄澜不爱吃豆腐,但又不能违抗父亲的规矩,于是就用筷子夹一粒米大小的豆腐闭着眼塞进嘴里。

在女儿的教育问题上,黄亚洲和大部分家长都不太一样,他每个假期都会带黄澜出去旅游。当黄澜年幼的时候,黄亚洲就用自己的稿酬给她买长途火车卧铺票甚至一百多块钱一张的飞机票,飞到各地去开眼界。这机票在当时来说算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黄亚洲觉得值。有一次黄亚洲带女儿去山西五台山,6岁的黄澜看到庙里的僧人在案上备有宣纸,就自告奋勇给寺院“留墨宝”,画了一幅她刚从幼儿园学会的熊猫图,注明“黄澜6岁画”,直让老和尚欣喜不已,连说要收藏。

黄澜对文学的热爱,看来是受到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她从小就作文好,而且胆子大,在公众场合表达从来不怯场。有一次杭州学军中学来了四百多位日本的中学生参观交流,黄澜作为学校的学生会副主席,代表本校的学生与对方交流,落落大方。她回家高兴地对老爸说:你经常说,你接待外国作家的时候,你说一句翻译就翻一句,我今天也是我说一句翻译就翻一句呢!这一刻,做父亲的一下子就感觉女儿是“大人”了。

读大学的时候,爱好文学的黄澜主动给上海《萌芽》杂志投稿,后来刊登了,那篇散文题目叫《火车上五个可爱的家伙》,女儿从上海不无兴奋地打电话告诉老爸说,是我自己投稿的,我投稿信上可没有说我是黄亚洲的女儿。还有让黄亚洲感到欣慰的一点是,女儿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一直都是班里的班长,只有大三那年例外,因为她被学校派到俄罗斯去留学了。“这就让我们不用在德育的问题上为女儿操心了,不用唠唠叨叨了,因为她从小学到大学每个学期都在做别人的思想工作。”

作为上海外国语大学的学生会干部与俄语班的班长,黄澜理所当然地被选拔为APEK的志愿者,陪同俄国代表团参加大会的各项活动,由于表现出色,以后召开的博鳌论坛又邀请她去当志愿者,而使黄澜成为参加中国这两次重要活动的惟一在校大学生。更使黄亚洲吃惊的是,她受邀写作“博鳌会歌”,竟然一点也不采用老爸的“文绉绉”的歌词建议,写了一首“博鳌让我亲亲你的脸”,而且还在博鳌被谱曲演唱开来,这让以“诗人”自诩的老爸差一点脸上挂不住。

说起这些女儿经,黄亚洲心间暗暗的自豪是显而易见的。很多人都好奇,说你自己平时那么忙,怎么能把女儿教育得那么出色?黄亚洲便说:“不是我,其实是这个国家的山川河流与现实风土人情给了她最博大的教育。”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播出后,黄澜也从中看到了父亲的影子,尤其是在“对子女关心,对事业执着”方面。其实黄澜一开始并不特别支持父亲接手这部戏,“我觉得主旋律题材太难创作,常常打击他,”黄澜说,“但是他说,没有邓小平,他就上不了大学,就当是报恩,也要坚持完成《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的创作。这样的胸怀,我想也是邓小平鼓励的吧。”

父亲是作家、编剧和诗人,作为女儿,黄澜选择了一条不同的路,和自己留学莫斯科大学所攻读的经济专业也相差很多,她成了一名制片人。但黄澜还是觉得,自己今天的成就离不开父亲的影响,“我想我爸爸对我最直接的影响还是在于对创作的热爱。他一刻不停地写,并乐在其中。我耳濡目染,也觉得通过自己的创造力去构建文艺作品,并由此影响社会,这是一件非常崇高的事情。”

作为一个制片人,黄澜认为最重要的品质是“判断一部作品在价值观层面有没有突破和引领”,“我们是跟观众一起看世界,所以要做一些在思想、艺术层面有创新的作品,然后大家一起成长。”

从小,黄澜跟随着父亲去看世界;如今,她带领着观众一起看世界。

上一篇:黄亚洲长诗《马丘比丘》是一次难得的精神导游

下一篇:啊呜评论:读黄亚洲诗《冻疮女孩》